风影风采 •博客

- 洛歌 -

音乐、音像制作人兼录音师


 【 02/09/2018 】 39. 续篇 一路风光回昆明 - 难忘的边防线 - 洛歌

39. 续篇 一路风光回昆明 - 难忘的边防线

        

 4月8日我们慰问团全体成员又坐了整整一天的小火车,途径马关、文山等地,一路浏览了云南山清水秀的自然景色,终于在傍晚回到开远县城,被颠散了架的我们这群“老中青”终于可以在像样的县级招待所就寝了。

    虽然前一段时间的“连轴转”累得我们都想“一睡方休”,但是刚刚经历的前线见闻让我依旧难以入眠。只要闭上眼睛,眼前就会过电影。我们每个人都会在受到心灵的震撼以后重新思考自己将来的人生价值!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可能难以置信,但在当时那个年代,我们的纯洁真是堪比蓝天大海而不容置疑!我是部队调来的,更是依旧沿袭着人民解放军的革命老传统,那朴素的无产阶级世界观和一颗爱党、爱人民、爱军队的赤子之心是“昭然若揭”。

      第二天,是我们赴云南以来的第一次休闲日,领导是想让大家的放松一下前一段时间绷紧的神经放我们的假,但是我没有心事去逛街,我还在眉毛胡子地继续整理着前线的见闻、感想和修改那些破纸上的习作手稿,生怕自己会因为回到后方而失去那份纯真和灵感...... 

     四月十号,我们在驱车78公里前往昆明的途中游览了云南的著名景点-石林。

  “石林”是世界上最早的喀斯特术语,这天造奇观的风水宝地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四季如春,它有的耸立如林,有的剑拔如墙,它是世界唯一位于亚热带高原地区的喀斯特溶洞地貌风景区,素有"天下第一奇观"的美誉。据说这里两亿七千万年前是汪洋大海! 它四十多万亩的巨石森林吸引了四面八方的来客, 我们内地人来这里都被它别致盎然、雄伟壮观的大自然景观所慑服!但对我们来说,更让我们亲睐的是这里的多民族文化风俗,而且这里就是美丽传说中的”阿诗玛“的故乡。

   那时可不像现在那么时兴旅游,即使是随团下部队也跑不出南京军区的范围呀!从小闷在大城市从未远足的我这还真的没有见过如此壮观的怪石林海!它们参差不齐但却错落有致的剑指蓝天亲吻白云,那每块岩石上的水痕都在述说着亿万年前的浪漫!

    战友们啧啧称叹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转着圈的看呀、拍的,恨不得把一切都收进眼底,装进相机带走。

    虽然石林的风光无限,但特别让我们亲睐的还是这里的多民族文化风俗。传说她是阿诗玛的故乡。 

    好客的天空仿佛看到了我们这群远方贵人的到来,它悄悄地在苍穹下拉出一道迎宾的七彩拱门!

   “哦-彩虹!彩虹出来了!”大家像孩子一样的欢呼着!跳跃着!所有人都风一样的奔向五彩的原野,去撒欢、去高叫,去拥抱这石笋花海的春天!舞蹈队的女兵们有的玩起了劈叉大跳,有的如旋风般的旋转......

    “美!美!! 实在太美了!!!”看着女兵们美硕的舞姿融进这纯天然的超大舞台我喃喃自语忘其所以.....

   “阿诗玛!阿诗玛!我来啦!我来啦!!我来了!!!”使出吃奶的劲儿,我喊出一个超高音......

   


   真是“一声引来万声和”!我听到了四海那原声带着泛音的回应好激动呀,大家听到就都喊起来了!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

   我们每个人的呐喊都被瞬间复制出无数个自己!它们带着遥远的回响久久的在石林剑峰和花卉的原野飘荡!

   人说”回归大自然,能让你童趣复生!“看来真是的哟!在这习习暖身的春风里,大家心头都勃发着一种莫名的驿动!或许是文革以来压抑的心扉还未释放?或许是在边防线看到太多的悲壮还难以释怀?或许是此生第一次亲吻大自然而感叹自己的渺小和青春的短暂?......


艳遇”阿诗玛“


   以前,不懂”阿诗玛“的意思,以为是一个姑娘的名字,到了石林才知道,”阿诗玛“是彝族人对青年女子的统称。我们在一泓湖水碧波粼粼的湖畔看见了一尊亭亭玉立的石峰,一问路边的小贩才知道这就是著名的阿诗玛石峰。传说,古时美丽倔强的阿诗玛因为拒嫁恶霸热布巴拉的儿子,被恶霸买通了岩神放出洪水冲走,变成了这巨大的石峰。

    走过这宁静无语的“阿诗玛”,我们步入另一个仙境一般的山林水涧。在伊甸园般的狮子池边,我们看到三位漂亮的撒尼族(彝族的一个支系)姑娘正在泼水、打板、洗衣服。好一副天人合一的美妙场景!游客中有画家在对他们写真,我们这群”散兵游勇”转到这里也都情不自禁的停住了脚步!   

    “哎!赛罗哩撒,撒撒撒!.......”

    或许姑娘们如孔雀开屏那样喜人围观吧?她们中间居然有一位姑娘亮开了嗓子唱起歌来!这一下可把我们大家逗乐了!

   “阿诗玛唱歌了!有戏啦!”

  又是“小块版”兴奋地大叫!我们应声回眸,哇!活的真人”阿诗玛“开嗓了!就如逛孔雀园发现了有开屏的,大伙立马快步围拢过去。

     “哎-----!阔-期-玛......思-搓-期!“

哇!那姑娘看见解放军过来了唱得更来劲儿啦!可当我们走到她们面前时,她们好像发现了我们中间有人”来者不善’似的突然就不唱了-孔雀的大尾巴收起来了?六只眼睛疑惑的望着我们也不说话,啥意思呀?

   ”继续唱呀!很好嘛!我们喜欢听!刚才你们谁唱的呀?“何团长“金丝边”后面小眼笑得像弯月,他首先开言打破窘境。

    可是她们三个还是不说话,中间那个美女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们“左大”手上的笔和小本本,像是看到了戴着大檐帽的公安要录口供。

    突然她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就扯扯两姐妹一转身,继续棒打板子洗衣,不理咱们了!

    嘿!这哪行呀?我们还没有听出名堂这就没戏了?

    喜欢猎奇原始民歌的“左大”显得一脸无辜和失望,无下文?他焦急地左顾右盼,希望有人破棋!

    看来还是何团长有招!他是民歌挖掘大王呀,看他急中生智立马来个”激将法“-自己扯开那没音色却有乐感的“破锣”唱起来:


赛罗里赛,赛罗里赛,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紧接着独唱演员孙国华也跟着何团长唱起来: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女兵们都跟着唱起来:

” 请你留下来“!


    好,这个“抛砖引玉”或叫“引蛇出洞”的招数真灵!姑娘们放下洗衣板回过身来用很不服气的眼神瞅着我们,心里嘀咕:就你们这两下子还想跟我们赛歌吗?

    我们一群人都跟着何团长瞎唱其实是沽民钓誉,她们仨不服立刻放下手中的活,站起来整整彩装甩甩湿手,扯开嗓门就飙....... 


哎......

革命根据地,

撒尼族地方。

千勤比天高,

泪坡号声响,

来了毛主席,

水也上山岗!

山又大来水又深,

一声炮响大山震;

高山低头水上升......


    哇,那歌声太美了!但是我们根本听不懂他们唱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大山震”“水上升“?只有三个字听得懂那就是“毛主席”!那调子很像电影《阿诗玛》。她们一个独唱,另外两个姑娘还不时的用怪异的平行和声来附和。

  ”左大“同志如获至宝,迅速地在它的小本本上“种蝌蚪”- 收入囊中!

   掌声!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再唱一个,再来一个电影《阿诗玛》的!”

   我和程桂兰首先振臂高呼起来!大家立刻齐声附和!

    阿诗玛家乡的人还能不会唱《阿诗玛》?那是小菜一碟嘛!她们对视一下立刻又以和声的方式一起开口:


阿黑哥,你在哪里?

我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我永远和你们不分离!


  “嘿,这个我们听懂了!她们‘永远和我们在一起,不分离?’那好呀!娶了她仨?男兵乐屁了!而且她们的调子还真有《阿诗玛》电影的影子但却不是电影里的,我们琢磨着这才是正宗滴!我们确定:电影是学这儿滴!

    哦!我们太庆幸能在这石林实地考察中国云南民歌的风采啦!让我们搞音乐的惊讶的是,她们没有乐器定音开口就来三声部,却不跑调,还音准的”一塌带一抹(ma)“!

      ”你们还有节目吗?“民族歌唱家李惠兰迫不及待地问道。

      ”当然有啦!晚上有篝火晚会呢!你们来看吧?有好几个民族的歌仙唱呢,比我们唱得好!”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一定去!“何团长笑得两眼放光还特聚光......     、

    仰头望天我们才发现已是傍晚时分-明月初升了,走了一下午呀肚子饿啦,该回去吃晚饭了!大伙再一次给她们以感谢的掌声后就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太棒啦!““真好听!”坐车的一路上大家对于这场“艳遇”议论纷纷,兴趣盎然!我们的“左大”同志采风得益笑开了花!晚上饭后他和几个战友径直奔那篝火晚会去了!

    真不知道那一晚他们收获了多少宝贵的一手民歌素材哟!可惜我却因为肚子闹腾得太厉害而没能去一睹那场真正的民间歌会。 

 

 逛三月街 


    回到昆明我们安安心心的休息了两天,终于把一个月来的疲劳全部恢复了。我们将开始下一阶段的演出。因为在云南内地还有我们很多的参战部队在驻扎和修整,他们同样是我们最亲的战友和亲人。

   4月12日上午舞蹈队受《舞蹈》杂志社邀请举行了业务探讨座谈会。晚上在国防剧院我们观看了八一厂最新出炉的纪录片《自卫反击》,它让我们再次感受正义的震撼!那是胜利者的豪情,我们看得亲切和自豪,因为我们已经在边防线的生死塄上走了一遭,和参战的将士们零距离交流过......

    在投入下一轮的演出前,我们得到当地部队和民政部门的特殊照顾,他们让我们先行观赏“三月街风情“!对于我们这些内地的人来说,这还真是”刘姥姥逛大观园“头一回呢! 

    4月14日黄昏,我们一行到达了大理白族自治州重镇-下关市。晚上我们饱餐之后在”天下第一泉“感受了”天然温泉“的养身之道,呼了一宿后第二天起个大早就乘车去赶一年一度的”三月街“!

 

    据说这“三月街”中外驰名!但当时正值文革后期,在恢复中国历史民族文化遗产方面国家的相关政策还正在酝酿,相对今天来说那时候一切都不够民族,不够经典。穿红戴绿的妹子确实不少,但着坎肩、包头布的小伙并不多!各族男子的都热衷“工农兵”的行头,身穿咔叽布的工作服,头戴绿军帽的比比皆是。那时的各民族老乡觉得“汉化的”、“军化的”就是时髦,民族的、原生态的就是土气,这些观念乡村青年中还特别盛行。但尽管如此,“三月街”固有的繁华仍与日俱增,从下关市的城郭外围一直延伸到郁郁葱葱的苍山脚下,一眼望去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我们一到小商品集散地大家立马蜂拥下车三五成群,一路溜达过去我们还真是大呼过瘾!千奇百怪的商品摊位洋洋洒洒摆了几十条路,玲琅满目的小商品让我们目不暇接!心中蠢蠢欲动的购买欲望让我心里暗想:买什么送给爸爸,买什么送给妈妈,还有妹妹呢?还有朋友呢?还有亲戚呢?还有......

    背着个“为人民服务”军挎包的我左掂右选,恨不得把整个“三月街”都买回去哈!小贩们死缠烂打的推销令我欲罢不能,但真要付款又顿觉囊中羞涩.....砍价再砍,拦腰砍,拦根砍......砍到后来连自己都晕了,不相信自己了!是错买了还是错卖了,咋什么价都卖呢!看中几个微型竹编的小背篓和多彩小荷包,又要还价,可我还未开口对方先说了:“大军打仗辛苦了,不要钱,送给你了!”

     他说送我?我反而不好意思了!

     “就各买一个!多少钱?”

     “拿去好了!送你是我的荣幸啦!”

      不行,不行,多少钱吧?“

      ”啊呀,大军呀,你们命都不要,我们还要钱吗?“

    正在僵持为难之时,突听到大卖场高音喇叭里正播放着的军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唱:


“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

”公买公卖不许逞霸道“......


   哟,这是在唱给我听呀!我是解放军,人民的子弟兵,我们是到前线来学习和受教育的,揩老百姓的油可要不得哈!人家是把我当参战部队的英雄了,想报答我们。可该死的我是个冒牌的,真丑!赶紧走人,东西不要了!

  "谢谢老乡!我战友那边有急事,我等会再来!”

    我来了个“金蝉脱壳”!到别的摊儿去,该买啥买啥吧......  


    就这样一路转悠一路瞎买,最后转到了太阳挂西总算是买了一堆不该买的,而该买的都没买。或许这就是生活,体验一下女人购物的心情?这就是逛“三月街”的乐趣?

    再往外围去就是“牛羊骡马满山坡”了!看着那些牵着新买的牲畜兴高采烈地回家的人们我着实体验到了他们刀耕火种、安居乐业的欢欣和满足!那小夫妻成双成对、大包小包买了地往家扛货,真是羡慕死了我们这些穷当兵的哈!昆明军区张干事告诉我,这里每年的集市都达十五万人之多,还有逐年上升的趋势。这人民生活好了,边疆安顿了!“三月三”将会成为云南的品牌、国家的品牌甚至是国际品牌......


演出更火


   “三月街”回来第二天,我们中央慰问团到达的消息就不胫而走,到处可见欢迎我们的标语。这是无声的广告。我们在给十一军军部和大理军分区部队以及参战归来的汽车51团等单位作慰问演出以及后来我们又为大理自治州机关增加的两场演出,那都是观众铺天盖地而来,如蚁穴开巢般的涌来。在下关市室外体育场我们的演出观众是人山人海无法计数,就连周围的建筑物上都坐满了,周围的大树上也骑满了年轻人,一眼望去,像一群群的老鸦栖息在一个个树丫上......他们其实只能听和远远地看我们的影子而已。

    就那样听声看影儿我们的每一个节目也都引起海啸一般的掌声!

作为演员期待的就是掌声!我们真是太感动了!我们觉得革命文艺是人民群众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他们太需要我们,我们军队的文艺工作者有责任多到部队和地方演出。

    远离了边防线,我们再也不用担心演出会有枪子儿走火,也不怕会有敌特分子捣乱,演出的节目经过边防线的洗礼也已滚瓜烂熟,所以大家都很轻松,而轻松了就更出彩!

 

  再看夏福林和小周的合作《班长拉琴我唱歌》越唱歌越多、越唱越红火!看到南京军区过去的参战部队,大家就更一见如故啦!我们的”上海说唱””弹词开篇””吴语民歌”个个节目火到爆,三个、五个都下不来了......

   

  前线话剧团的节目也是非常精彩,张宪一上台,大家都认识,异口同声:“刘大麻子来了”或是”齐大同,《第二个春天》的齐厂长来了!“还有那个“拉洋片”由刘顺奎和王群分别扮演黎笋和勃列日涅夫,那一流的演技把主子和走狗之间的狼狈为奸揭示得淋漓尽致,令在场观众捧腹不禁笑翻了天 ...... 

    4月17日下午我们又游览了著名的“蝴蝶泉”!很早我就听过老团长张锐一个二胡曲《蝴蝶泉》中间还有个左手扣弦的小技,说是蝴蝶一串咬着尾巴悬挂在泉边,突然断了线各飞东西......原来那个典故就是产生在这里!真奇怪,蝴蝶泉这个地方泉水没看到几处蝴蝶还真有几只在飞舞,三三两两的白族少男少女手拉手地来这里订情。不过,订情的条件是先唱歌,对上了路子才有戏,如果三句就哑了编不下去,那就没戏!就如电影《五朵金花》里见过那样。而这就是《五朵金花》电影里的蝴蝶泉呀!但是她们哪有电影里唱得好呀!但是看他们那个真情表露的朴实的模样,着实是很原始,很真挚!不大听得懂他们在呢喃什么鸟语,但是感觉那个原生态就是一种享受。

     由于逗留时间紧迫,当需排队才能照相的一号景”蝴蝶泉“一空下来,等急了的舞蹈队员们立马哄过去留下了这张宝贵的合影!


 还有几分钟,抓紧时间再看看吧?我东张西望地走过一个“流水小桥”,贼溜溜地窥视着那花前树下的一对对小恋人,看人家对歌谈恋爱看得羡情满怀,却冷不丁与一个急匆匆过桥的白族姑娘撞了个满怀!大概她见郎心切跑的急吧?一股清香扑面让我有点眩晕,定神一看:真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精致的头饰满头闪烁,一双大眼忽闪着急促与不耐烦,她闹了个大红脸扭头就跑,我傻乎乎地站着愣愣的如梦初醒!原来这个姑娘就是来蝴蝶泉"搞"对象的。我要不是军人的话,还真想和她"搞"一下(对歌)咯!

     又一个绵羊一般的歌声传来,我闻声转寻,林荫树下的山石角落里,有一对情人也在对歌......我一听好耳熟呢!原来歌词是:

大理三月好风光哎,

蝴蝶泉边好梳妆,

蝴蝶飞来采花蜜哟,

阿妹梳头为哪桩......

这不就是电影《五朵金花》里的歌吗?好家伙就直接拿来谈情说爱了?

   

  这歌声太煽情吧!惹得喜欢恶作剧的孙占明一把拉起黄兆梅跑到照相摊那里拿了两套白族服装就披挂起来并打起小花伞卿卿我我地拍了个“订婚照”,惹得大伙都笑得前仰后合!见状我也立马交钱拿了一套穿起来本想招蜂引蝶也找妹子来一张呀,可就是没姑娘愿意和我这个冒牌“阿鹏”亲热一哈。我们的女兵都被我这个平时不苟言笑的外相给骗了,都不敢和我近!看样子这平时不烧香,临时就抱不到佛脚啦!不过也可能是我傻,我不请,谁敢和我这个死人头闹呀?我这个人就是好心可嘴不甜,吃亏一辈子!

  无奈我只好顺手拉了一个当地小伙照了一张算是“同性恋”!然后又穿回军装找了两个还不懂人事的小丫头合影了一张《军民一家》算是自我安慰了!照完了转念又想起我在去前线的驿站曾和人家卖鞋子的姑娘说‘我的对象还没生呢!’那这两个丫头也太老了吧? 哦哈哈哈!难怪没人敢和我照?瞧我这刚才急吼吼的都口渴了, 不禁我偷笑着去旁边的的铺子买茶喝了......

 从蝴蝶泉出来我们又参观了大理石工厂,厂长介绍他们工厂就是为毛主席纪念堂建堂提供建材和施工的工厂。

    参观出来,我们沿着洱海大堤一路享尽秀美苍山风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却觉得眨眼就跑完了,那是因为云南的云是彩色的,苍山的顶是雪白的,大理的树是碧绿的!洱海的水是清纯的!就连洱海的分支细流也水清见底,哪儿捞一把都可以喝。

    行车途中下车尿尿捞一口水,我和”张福团“路边一坐又’咔嚓”了一张,可惜那时彩色照相咱大兵玩不起,我那廉价”红梅“就是拍出来了回去自己瞎洗也洗不出几张能看的。


最后一周


    最后一周我们又相继在祥云、楚雄、安宁各县为部队医院、仓库等后勤部门演出,在安宁县392军械库,我们在临时搭建的的大型舞台上为当地驻军演出,效果空前的好!因为这是我们三月以来演出遇到的最好场地,据说军械库的战友们是花了七天的时间专门为我们中央慰问团搭建的,他们为这仅仅一唱演出付出的劳累让我们都万分感动! 

   我们遗憾的是,因为回程归期不能改动(五月为军区党代会献演在即),而使得大理地区的部队还有半数以上没有看到我们的节目。

     掐指一算:我们在短短八天的时间里我们演出大场27次,小场不计,在云南河口一带的边境线上来回跑了29个点,其间大量时间消耗在丛山峻岭的奔波之中。

    何团长在到达昆明后的总结中说:” 我们把党中央及全国人民的问候送到了西线参战部队和人民群众的心坎上。在这期间,我们很多同志是在带病坚持演出,大家以英雄为榜样,不畏艰苦不怕疲劳,发扬我军连续作战的光荣传统,把演出场当战场,不折不扣地完成了南京军区首长和华主席党中央赋予我们的光荣使命。舞蹈队的”虚子陈“陈正元崴了脚还在发高烧39度挂水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参加两个舞蹈的表演;孙占明为了原汁原味地演好《打靶》这个高难度舞蹈,每次都一丝不苟地完成每一个标准动作。舞台条件差,他经常在水泥地和铁架台上做”高难度“而把身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却从不吭声;张学辉、杨鲁平、何祖萍等同志也都是小病不响、大病硬撑,把学英雄落实到具体行动上。总之,演出分队里我们每个战友都付出了极大的辛苦。这种可贵的精神来源于前线参战部队榜样的力量!“

         为了感谢我们慰问团一个多月来的辛苦演出,云南省委也多次安排了向我们表达谢意的演出和电影招待会,这使我们有机会领略云南花灯团、歌舞团、滇剧团丰富多彩的具有浓郁地方特色和民族风情的节目以及观看到所谓禁片包括外国电影。记得当时看的几部招待电影是《蜻蜓姑娘》《舞台前后》《舞台生涯》《斗鲨》《独立大队》《偷自行车的人》《千万不要忘记》等。

  四月26日最后一天,在我们游览了西山龙门,华亭寺、聂耳墓、大观楼后,我出师云南边疆各部队慰问演出的十一支文艺轻骑兵又在昆明国际剧院大会师了!那最后一夜真是:星光灿烂,灯火辉煌!大家如老友重逢,前线归来格外亲!

  

    与出发前不同的是,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来了全体参战部队胜利凯旋的欢笑,每个人的胸前都挂上了一枚金光闪闪的“对越自卫还击战纪念章”!

                                        完

               

        武航建 ( 洛城歌者)  2017年12月30日



   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