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影风采 •博客

- 洛歌 -

音乐、音像制作人兼录音师


 【 02/07/2018 】 37. 车厢里的战地歌声 - 难忘的边防线 - 洛歌

37. 车厢里的战地歌声 - 难忘的边防线

        

   在长久的冷寂后为了转换一下氛围和情绪,我揉揉泪眼起身过去拍拍独唱演员夏福林:“来!老夏,我们唱歌吧!”

   “嗯?好!唱什么呢?“老夏红着眼诧异地看着我!他的情绪一时还转不过来。

   “你写的那歌词《战地的春天》我把曲弄好了!唱给你听?”

  “好呀!”显得疲惫而木讷的老夏听我说要唱他写得歌词就一下子精神起来!“唱!”

    我清了清嗓子拿出破纸然后找G调起音,职业键盘伴奏的起音那是绝对精准的!


春天,春天,战地的春天,

哪儿有你多娇的容颜? 

走上阵地,走上前沿,

只见军装滴翠军徽正艳......


    “唉!这个旋律我蛮喜欢!”喜欢洋腔洋调的老夏笑啦,他一把抽去破纸,迫不及待地自己现学现卖地唱了起来!


走在阵地走在前沿,

只见满目弹痕处处硝烟!    

没有那绿树没有那鲜花,

焦土里斜插着无数的弹片!

   老夏极具磁性的男中音歌声一下子驱散了车厢里悲情离别的情绪,大家开始凝神听歌!

    小火车在雨中呼啸着越下山壑又钻进涵洞,我们再也看不见窗外了!车厢里黑咕隆咚的,机车声被涵洞的墙壁反射回来特别吵杂,于是大家挤到老夏身边来听他唱,徐林达为他打亮了手电:

似绿树丛丛,似山花灼灼, 

用青春把大地尽情装点!

啊!战士,年轻的战士!    

你就是战地上永不消逝的春天!


    掌声!七嘴八舌的议论和赞扬声:“老夏看着谱子就把歌词给唱出来了?”

“厉害呀,到底是军艺的高材生呀!”“ 这视唱水平一流呀 !”

“这个歌曲适合小闻来唱,老夏回去找她试试!......”

    面对的赞扬老夏眉宇飞扬眼睛一亮,好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哟! 那自信的神情让我又想起十年前身高马大的他撑着大骡架子,以英雄人物的人物典型手势在演唱沈亚威作曲的《我爱井冈山》......

走出悲情的战友们七嘴八舌的热闹起来,车厢里终于有了生机!

老夏被夸的沾沾自喜又来神了:”哎!小武子,我还写了一首歌词《边陲的小道》,你看看!“说着他也拿出一张破纸,几行刚劲的字体跃入大家的眼帘:      


白云里铺,青山下绕,

边陲上蜿蜒着金色的小道,

它像战士怀中的琴弦,

一端连北京,一端通前哨!

弹奏巡逻警惕的脚步,

弹奏战斗胜利的捷报!

歌唱战士的勇敢,

祖国听得到,妈妈也听的到......

   我一看就如获至宝,念着念着就情不自禁地拍着小桌面就唱起来了!那几个抽闷烟的听到了也围过来了!那和电影里的“刘大麻子”截然不同性格的张宪皮笑肉不笑地操起他浓厚的哑音:”嗯!我看这搞个男声小合唱没错哟,你们男小合一直全军有名,正好打完仗了需要新作品嘛!“

   “哎!好主意!”老夏一拍大腿,又是眼睛一瞪-眉飞色舞:“小武子回去搞出来哈!”


     没问题!”我拽过那破纸正要继续即兴唱下去却被一群另一群声音打断:“我们也要唱一首!”原来是合唱队的厚祯、子凤、兆梅、长虹、国华也挤过来:“小武子 给一个调!”我随口哼了一个E,她们开口就唱:


一对燕子飞到前哨,飞到前哨,

在坑道上不停地欢叫,

羽毛还披着塞北秋霜,

细抓下又翻起江南云涛。

啊!燕子你飞跃祖国的大地,

把万里锦绣带进坑道,带进坑道,带进坑道!



    原来她们早就偷着练会了我的草稿,说她们要抢到原创的第一录音权!

    又是一片掌声!“真不错!”何仿团长感叹了!他想起了早上批评我的事情,沉思片刻对我耳语:“小武,昨晚你都整理出来吗?写得不错嘛! 回去叫电台来录音吧?”说到这儿他动情地站了起来,对着车厢全体慰问团的团员大声地说道:“我们应该鼓励这样的创作有心人,大家应该把我们在前线的所见所闻和切身感受写出来、唱出来,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英雄们的故事!,我50年代去朝鲜慰问时,祖国人民称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是“最可爱的人”!今天我们有幸到云南前线慰问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英雄们,他们也是“最可爱的人!”我建议全团集中所有的最新原创马上投入排练,八一建军节上演!我们还要请电台来录音,大家说音乐会就取名叫《献给最可爱的人》好不好?“

    “好”“同意!”大伙异口同声,车厢里气氛热烈起来!

“不不不,不行吧?”我急的跳脚,脸红的一下子到了脖子根:“我这个都是小打小闹写着玩的小东西,不能上呀!”我慌了神羞得不知所措,真想拉开车门跳下去呀! 可我还没缓过神来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当然能上”我回头一看,却见是小胖站在团长身后,她因刚才告别部队哭得绯红的脸颊显得更美了! 那赞许的目光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应着她的话语大家也都跟着嚷嚷起来:“能上!”“小武子好样的!””团长,我这里也正在构思一个战士和母亲的舞蹈!“编导老尉说话了!”我也在构思一个话剧本子!“话剧团李兆琪也广而告之了!”“陈王两一兵”也叫起来:“我们的弹词开篇快写好了!”......“哇!大家都没白来呀......我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这时,李惠兰推着从不显山露水的大词作家任红举挤进来:“团长,我刚刚学会了一首任老作词小武子写曲的新作《难忘的边防线》,愿意听吗?”由于任老是沉默寡言的小个子,跟随我们慰问团到处采风却没有人注意过他。

   “要听,当然要听!我们要听!”大家七嘴八舌地喊着!

任老终于抄着一口不急不忙京腔普通话开口了:”哎哎哎!我这词还不成熟,需要再推敲嘛!“

    这位抗美援朝时入伍的红小鬼在我们眼里是德高望重的老革命了!所以大家都尊称他“任老”。谁人不知他在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里的大作《双双草鞋送红军》《红军想念毛泽东》呀!这位的大作家对自己的作品出炉总是精益求精、慎之又慎:”小武子,你动作真快呀,我这还说和商量呢你就写出来了?好吧!那就大家都来听听吧!“

何团长笑眯眯地给了李惠兰一个默许的点头,她于是拿出抄的工工整整的手抄本唱起来:


 一样的绿水,一样的青山,

我还是难忘战斗的边防线,

水上飘着云雾山上笼罩着硝烟,

没有人旅游的地方却连接着西湖黄山。


这带有忧郁和怀念感的旋律慢慢的又把刚刚欢快的气氛扯了下来!


一样的绿水,一样的青山,   

我还是难忘战斗的边防线,

水边埋着地雷,山坡落下炮弹,

住在这轰隆隆的地方,

我会珍惜故乡宁静的夜晚!


   任老在她的歌声里慢慢取下眼镜歪着头眯缝着眼感受着歌曲的氛围,当听到”水面染过热血,山谷开满杜鹃,战友们献身的地方才是红日升腾的起点!“时,他那皱褶斑驳眼帘终于睁开了!那是一双噙满了泪水的眼!从他那眸子里,我仿佛又看见了烈士陵园用阵亡将士的遗体堆砌的圣山......

  听者、听着我突发一个创作冲动:配器时我应该在“水面染过热血,山谷开满杜鹃”的大小调主题再现反复时加入平行六度的跟随, 让烈士们的忠魂在天堂地府里回应这个歌唱.....

    我的心又开始颤抖起来!

    这简单的曲调在反复时再次触动了大家的心灵,于是车厢里的全体团员都跟着循环往复的唱了起来:


水面染过热血,山谷开满杜鹃,

战友们献身的地方才是红日升腾的起点!


    歌声里,每个人的脸上都很肃穆,一双双美丽的、深沉的、慈祥的眼睛在凝神,透过那一个个放大了的瞳孔可以看得见大家都在回忆这些天里的所见所闻,感同身受这难忘的边防线!

    恍惚中我感觉有个身影在侧翼飘忽,我不经意的转身,却见小吕在车厢连接处的把杆旁随着歌声起舞......

   当大家的歌声和着火车行进的轮机声渐渐地消失在茫茫的大山里的时候,窗外的天空已悄悄地变蓝了!小火车爬上一片广袤的高原,一轮红日正悬挂在五彩云南的苍穹......

    不知后来大家是怎样地平静下来, 怎样地在极度的疲惫中晃荡着睡去,当我醒来时已是饥肠辘辘的傍晚时分了!昏暗老旧的车厢里大家睡得横七竖八没了体统......

    晚霞中我失神地看着窗外那飞云跑雾的山峦,仿佛又回到了我们去前线的场景中......

    啊! 那飞跨山涧的大桥、那星罗棋布的涵洞和那远处隐约可见的加浓炮群……


                                                                         全文完


武航建-(洛歌)(2006年3月初稿,2017年12月修稿)

备注:


迄今为止,已知离世的战友有:


何仿(前线歌舞团团长)

张效尧(前线歌舞团副团长)

李惠兰(独唱演员)

陈增志(山东快书演员)

张宪 (话剧与电影艺术家)

吴均(相声艺术家)

孙占明(舞蹈演员)



               谨在此向这些离世的战友们表示深切的缅怀与追悼。



这些当年的战友中成为军队文艺的领导者有:

杨积强     前线歌舞团  团长

蔚迟剑明 前线歌舞团 副团长

王伊冰      前线歌舞团 副团长

吕     玲     前线文工团 副团长

程桂兰     总政歌剧团 副团长








   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