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影风采 •博客

- 洛歌 -

音乐、音像制作人兼录音师


 【 02/05/2018 】 35. 最后一天的清晨(芭蕉恋)- 难忘的边防线 - 洛歌

35. 最后一天的清晨(芭蕉恋)- 难忘的边防线

        

   4月9日拂晓,我们一行顺利地完成了党中央交给我们为河口一线对越自卫反击战参战部队的慰问演出任务,我们计划必须在清晨七点赶到蚂蝗堡火车站去乘回昆明的返程小火车。而我们的住处离那里大约40分钟的车程,还不算远吧!我看看表5点半,我也就还是按老习惯,只要早上有空就出去溜达一圈,算是小锻炼什么的。

   那天黎明前刚刚下过一场滂沱大雨,把这个边寨的村落小学盥洗得清亮而干净,湿热的空气中到处蔓延着亚热带特有的植物清香,雨后的芭蕉在微风中不时露出白色的茎背而略显羞涩,它疲惫地轻摇着,叹息着,仿佛是在述说昨夜与风雨抗争的疲惫! 我走近一棵芭蕉树,见那伸向我的一片小伞叶上滚动的水珠剔透晶莹,感觉它好可爱呀!再摸摸叶面,手感清凉润滑......

静谧片刻,我心里略过一个诗句:

    窗前谁种芭蕉树?

     叶叶心心,

     舒卷有余情......

    我又退后几步,想看看它的全貌!原来它粗大的枝干已经斑驳而沧桑,而更大的几片伞叶在头顶招摇呢!虽然感觉上这棵年成不少了但整体上看起来它依然不失为风姿绰约!刚才我摸过的那片雏叶在微风里轻摇着向我点头,仿佛是在和我道别!据说植物也是有触感的,它的细微反应让人难以察觉!我的呐呐自语是不是它好像是听懂了才对我轻摇了几下?我舍不得离开,我又拉下来大片的叶子,仔细端详它的叶面,它的茎主脉两侧分支出平行脉,因为风雨的侵袭老叶子色泽深暗呈深绿色,昨夜的风雨使平行脉断塌了,真让人心怜!再看新生的小叶子则清绿碧翠、娇艳欲滴,让人羡慕! 我推推肢体健硕敦实的躯干,想感觉它的伟岸,可却不小心而摇得一片水珠洒落,它还发出淅沥沥的声响并淋了我一头,我打了一个寒噤,叹为观止了!

   突然,我想起来我曾在江苏广播电台《新歌教唱》节目里为房新华钢琴伴奏的歌曲《雨打芭蕉淅沥沥》!那是我对门邻居作曲家张卓娅老师的大作,还记得前几句歌词:

    雨打芭蕉淅沥沥,好像打着那绿军衣!谁不挂念咱边防军,巡逻放哨在风雨里.....

    眼前算是触景生情吧! 我突然感受到这首歌曲很上口也很走心!或许以前在内地的时候我对歌颂边防军人没感觉,而在这里与最可爱的人相处后就感受不一样。我想不起来后面的歌词,但基于民族特色的旋律很特别,我一直印象深刻也钦佩张卓娅老师的作曲才华呢!我还记得伴奏时在间奏里用钢琴鼓弄几下雨点......

    时间不多了,我赶紧离开门前的那棵颇有人情味的芭蕉树跑向上山的小路。

    远处的霞光又隐隐灼现了!想起小胖曾在那片彩色中练琴的情景,我又萌生了再去碰碰运气的冲动!今天她是否会在呢?我想入非非,加快了脚步......

   漫山遍野的五彩花卉都在向我欢笑着! 那色彩斑斓的美丽只有在内地的热带植物园才能看得到,而在这里它们不显珍贵却现真情!它们有樱花、香樟、紫薇,黄莲木,三角枫,银杏,桂花,叶子花,红叶石楠,山茶花,金竹,四季桂,老人葵,毛杜鹃,蜘蛛兰,银边草,常春藤、紫柳......简直让人目不暇接!心事纷乱的我看着身边掠过的这些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惆怅,以后我再也看不到它们了,因为这是我们在前线的最后一天!

   我正跑着,身后的校园营地的起床哨音响了!原来今天出发时间太早了!大家都困得不够睡呢,小胖怎么会出来练琴呢?庸人自扰?自作多情吧??赶紧往回跑吧!

   “大交通”艰难地行进在前往的蚂蝗堡火车站的崎岖山路上,它的车体好像全身都面临散架,每个零件都在作响,大概是在云南的十万大山里跑惯了的缘故,没有人在乎它的噪音,我们毕竟已经坐了20天了,还真是他娘的坐出感情来了哈!每个人都跟鸡下蛋似的认着自己的老窝窝,首长们和德高望重演员的在前面,中年的和女演员在中间,身强力壮的和小屁孩们坐后面,我属于半大不小一类的就坐在倒数第三排!那时我等未婚处男是男女授受不亲,从来不和单身女兵坐,就算对谁有懵懂的好感也充其量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 就是小胖我也是和她间隔一排而保持绝对的安全距离!但是歌队的已婚大姐们很喜欢和我坐哟,子凤啊厚祯姐来吧,我刁然一身挤挤无所谓啦!可烦人的是,大姐们三句话就往介绍对象上扯,我就让她们打住,立马打住!孙子凤老说我像他的长号老公,特别是腮帮子和那点兜胡子,乐得我屁颠屁颠滴!因为她丈夫很帅,不过我可没有人家大帅哥那么壮实,有时我开个玩笑:"出来时间长了想他了吧?那就和我靠靠吧"!?闹的凤姐一个大红脸.....

    其实我有时候为了取乐而愿意和曲艺队的活宝们一起凑,他们整出来的段子那都是全军调演中私下交换货色弄来的,特别是一些灰色段子(那是没有人敢说黄段子)让大家在疲劳的时候换一根筋特管用!可是今天,大家都闷了,为啥?因为今天是在前线最后的日子,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情怀在折腾,那就是如何面对今天的告别!

    车还在晃荡着前行,前门口的箩筐里,女兵没有吃完的桔子在车子的颠簸中滚动着,看着这些桔子我想到这短短20天的前线巡演,宋副师长和艾副主任一直是陪同着我们对我们关爱有加的。还有那些一直靠窗坐守的警卫战士们,我们朝夕相伴已经成了老朋友了!特别是艾副主任和我们的女兵们是“早有默契”了!我们男兵还真是小嫉妒呢!我们可是知道,女兵们宿舍里的水果总是吃不完的,那车门口跳舞的桔子就是见证!小杨还不时发动“内线”去女兵屋调战利品呢! 我们的窗户时常飞进来女兵扔来的香蕉和罐头就说明问题!女兵里什么小朱、小李、小吕、小曲、小程的,师首长们都叫得忒亲切,我们男兵显然都是“无名氏”嘛!首长们看见女兵就乐得稀里哗啦,钻进女兵宿舍坐上床沿那就懒得动聊得没完,问人家祖宗八代和前世,而来我们这边那就是“首长视察”官腔哈哈‘同志们辛苦啦!好好休息!’三五句话走人,那是正经的首长派头,我们只有仰望的份没有搭腔的茬,他们根本不知我们姓贵名啥!

    看来哪里都是“物稀为贵”!前线嘛是男人的天下-女兵人贵!再说,人家首长也是人,告别妻室数月,脑袋拴在腰上指挥大军调防千里入越作战也辛苦得够呛,久旱逢雨、见色忘义或许有点,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评论
添加评论